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创意
游戏不好玩,体验死刑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9-08-27
 

点击关注<幻小说>,想象与你同行



死亡游戏,体验死刑?要来试一下么?

本文总计3167字,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体 验 死 刑

1

李凡一脚踹开门,看见一具尸体,头盖骨已经碎了,脑浆和血迹混在一起,红的、白的,还有一颗迸出来的眼珠,正盯着李凡。

尸体已经成为一块软趴趴的面团,肋骨、腿骨从各处挤出。

他打了个哆嗦,灵魂深处似乎受到一记重击,与此同时,零散的记忆碎片开始从脑海深处迸发出来:

一条条评论,一个已发送的视频,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新同学来了,大家欢迎一下。”

老师望向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那么同学,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掌声稀稀拉拉的响起,却伴有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这不就是那个李凡吗?”

“哪个?”

你还不知道啊,就是之前校园暴力,欺负的一个人跳楼自杀了。”

“啧啧啧,他怎么能来我们学校,这种人……”

“我,我叫李凡。”

李凡张了张口只说出一句话,准备给新同学的下马威,早已被他忘得一干二净,脑海中只充斥着血和肉,鼻尖只留下浓重的血腥味。

“同学,你找个位置坐下吧。”

李凡走下讲台,每个同学都戒备地望着他,并纷纷把书堆在空闲的桌子上。李凡撇撇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这节课是班会课,但是重点内容都讲完了,那就开始上英语课吧。”

在重点高中的教室里,窃窃私语,嬉戏打闹早已成为过去式了,只留下满黑板的板书和喋喋不休的教学。

“果真重点高中的学习氛围就是好呀,”李凡望着讲台上唾沫星子横飞的老师,内心又是一阵犹疑。

“那具尸体,是谁的?”

“同学,你还不抄笔记吗?”一个声音传来。

李凡慌慌张张地收起自己的散乱思绪,开始一边仰着头,一边在笔记本上写出凌乱的笔记。

当他听到满意的一声“嗯”时,才放下心来。

下课铃响,同学们习以为常地讨论着今天老师留下的作业。

李凡坐立不安,他终究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同学,那具尸体你看到了吗?”

“同学,你是不是眼睛不好,哪里来的尸体?”

“不可能啊,我明明就看见了啊……”李凡的瞳孔放大了,转头,入目的只有一块干干净净的地板。

“怎么回事,我……我……”

“不要理这个人了,他不是有精神病吗?”

闲言碎语充斥在李凡的耳朵里,刺破他的耳膜,钻进他的大脑,激起他全身的火气。

“你再说一遍试试。”李凡拎起一个同学的衣领。

“李凡,你干什么!现在不一样了。”老师却突然出现呵斥一声。

“如果是当初……自己早就一拳过去了。”可是,李凡松开了拳头。

李凡悻悻起身,走向厕所。

当他一拉开门,却被人捂住嘴,拖进了厕所。李凡挣扎着,却听到男声“别怕,是我。”

“你……你怎么来了?”李凡长出一口气,原来是坐在前面的同学啊。

“是来回答问题的,我知道那具尸体的原因。”


2

“那具尸体,是你杀的哦。”

李凡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我……怎么会杀人?”。

不等他回忆,同学又笑笑,

“陈季。”

两个字就将李凡的所有记忆碎片串联起来,拼凑出一份被故意抹除的记忆。

李凡痛苦地低下头,“不……怎么可能是这样?”

几个男生把一个瘦弱的学生围在厕所的墙角,一阵拳打脚踢后。

“不要以为你学习好就可以为所欲为,读书有什么用,还不是要为我打工?”李凡抱着臂,趾高气昂地说。

“凡哥就是NB……”几个小弟忙不迭地讨好着李凡。

“那是自然。”李凡很是受用,他踹了学生几脚,又蹲下身,拽起学生的头发,“喂,听说你还有个当科学家的哥哥,啧啧啧,真厉害。不知道你哥哥搞什么的。”

“搞……搞人体工程的。”

“什么玩意,呵!”李凡嗤笑一声,拿出一根香烟,狗腿的小弟连忙把火点上。

“呼……真舒服”尼古丁的滋味充斥着李凡的全身上下。

“你叫什么季对吧”

“陈……陈季。”

“真的是想成绩想疯了吧。”李凡还是有些无聊,挥手招来几个小弟,“到时候,喂他点泻药,再拍点视频给我。”

“让我给你看看什么才叫人体工程。”

视频里,男生痛苦的表情和一堆堆从身下排出的棕黄色物体让李凡开心不已。

他按下了发送键。

三天后,一男子放下手机和上面播放的视频以及评论,在高楼一跃而下,脑浆和鲜血迸出。

楼底,有108个看客,却没有一句劝告。

媒体迅速报道了这件事,李凡也被怀疑对陈季进行校园暴力。

为了躲过法律的制裁,李凡被诊断有间歇性神经病,并被父母送入这所高中。

“既然你想起来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同学拍拍李凡的肩,掩上门。

“真TM的操蛋。”李凡狠狠踩灭了烟头,“把我送这里来干什么。”

李凡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按下了拨号键。

“喂,妈。”

“又缺钱了?”

“我tm想问问你,干什么要把我送到这个破学校来?”

“你妈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又帮你把事情摆平,你还想怎么样啊?我告诉你,到了这学校,可得安分守己。那些人都在盯着你。”

“好了好了,知道了。”

那么那具尸体该怎么解释呢?

那个同学肯定是在骗我吧,到时候把他揍一顿,李凡一边想,一边走出厕所。

李凡一脚踏入教室,铃声响起,同学们都坐在位置上。

李凡却惊奇地发现

“坐这个桌子的同学呢?”

“这里没有人啊。”

“什么!?”

“跟你说了几次了,不要理这个人。你没听说吗,他有神经病。”

李凡抬起头,看见一颗眼珠,脑子一阵刺痛。


3

“我这是在哪?”

“法院。既然李凡已经清醒,那么就继续庭审吧。”

“……”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干过。”李凡嘶吼着,拒绝一切对他的指控。

“根据《反暴力法》第三百零四条,你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以及污蔑了他人的自尊。”

法庭上,李凡穿着囚服,大声地辱骂着法官:“你是不是傻,老子什么也没有干,只不过就是发了段录像而已。”

“根据最新出台的《校园暴力法案》,李凡对受害者实行的肉体和精神伤害导致了受害者的身亡,以及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不良影响。

念其未满十八且患有精神病,在此判处李凡注射电击刑,并将其脑意识存储入库。”

“啪!”木槌落下。

一阵电流穿过李凡的全身,李凡昏死过去。

他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全白的实验室里。

“我这是在哪?”

“死刑室。”

“这不可能,我不是没有杀人吗?”

医生妆束的人翻了翻文件,“运气真好,电击加注射。”

“什么?”

“放心,通过你身体的电流依次增加,从500到5000。

并且与此同时,这个机器会慢慢随你的脑电流注射进不同剂量的药剂,能够增强你的身体抗击打能力和痛感。”

“恭喜你,这个幸运儿,是第一个使用者。哦,你还是校园暴力判刑第一人啊,真不错呢。”

说着,开关被合上。

“啊啊啊!”惨叫声接连不断地在实验室响起。


4

公元2356年,政府为了断绝人们的犯罪倾向,特地开放了死刑犯的脑意识。

游戏公司嗅到了商机,纷纷推出各类游戏,让人们体验各种死法以及死刑犯生前的生活。

其中,最热门的就是成绩第一公司推出的“你就是死刑犯”,介绍里还特别点出“你尝试了一次,那么死刑犯也会再遭受一次痛苦。”

这让游戏者们体会到了正义感,于是每每推出的新版本,都极为火爆。

尤其是“校园暴力施压者李凡”被各路博主赞扬,其中点赞最多的一条是这样写的。

“这个版本我认为是极好的,不单单是有剧情,并且对事情的介绍进行了多种叙述。

从李凡逃避罪责开始,期间的尸体更是点睛之笔,推动作用,穿插了陈季的死亡过程。

这回的死刑体验很不错,强推。

更特别的是,那个消失的同学就是成绩第一的总裁陈思季,这算是一个特别的小彩蛋了。”

“这个版本还行吧。”小青年摘下VT,“那段跳楼的场面就是之前看过的那个人啊,啧啧啧,早知道先拍个视频了,这个时候传到网上肯定能火一把。算了,点个外卖吧。”

刚刚走出几步,却瘫倒在地上。

……

“第106个”

“第107个”

此时,陈思季望着不断浮动的脑电图,听着电脑响起的机械音,那一个个数字是一条条看客的生命。

楼下,警笛轰鸣。

陈思季抬起头,四下一片漆黑,只有清冷的月光照在一张黑白遗像,照片上的少年绷紧了嘴唇,却仍抑制不住笑容。

“弟弟。”陈思季喃喃。

“嘭”

“嘭”

“嘭”

三声枪响。

警察的皮靴踢开虚掩的门。可迎接他们的,只有一台庞大的电脑。

此时 电脑又一次亮起,机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

“第108个。”

作者—第二牛顿定律

排版—杀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