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分析
(小说)山里面没有住神仙(十一)
发布时间:2019-09-11
 

关注江南沃土    阅尽人间百味



江南作家讲述江南故事


(小说)山里面没有住神仙(十一)

土哥



五点钟,学校放学了,师生们有的走路,有的骑自行车,陆陆续续回家了。

仲秋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其实也算是办公室吧,学校没有办公室没有会议室,老师们只好在自己的房间里备课、批改作业。学生的作业交得很齐,一个都没有漏,仲秋有点被感动,于是给钢笔打上红墨水,批改了起来。

打开一本本作业本,一个个都写的很认真,发现偶尔有错误,仲秋便一一改正过来。不知不觉间,整个班的作业本改完了,仲秋一看手表,快六点了,他下楼一看,才发现整幢楼就只剩他一个人,于是他朝后面那个矮小的食堂走去,走过去一看,只见是铁将军把门,见此情景,仲秋心想,看来这晚饭是要到镇上去解决了,于是往镇上走去。

这个镇真的太小了,整个镇就一条街,一条街只有一家饭馆,与其说是饭馆,不如说是杂货店。一问老板,老板说只有开学时早上卖点包子稀饭,中午卖点个别学生的饭,赶集时稍微多几个来吃,别的时间只卖点杂货。

当老板得知仲秋是学校新分来的老师时,很热情,忙把中午的一点剩饭用蛋炒了给仲秋吃。

“多少钱?”仲秋吃完蛋炒饭后问老板。

“算了,不收钱,以后帮忙拉点生意,让学生中午来吃饭就行了。”老板说,哦,老板原来在拉关系,想与仲秋做交易。

仲秋赶紧跟他道谢。老板很健谈,竟然跟仲秋攀谈了起来,从镇上赶集的热闹说起,再说到镇上的首富建筑包工头老板,从眼下的改革开放说到国际形式,自然在他的谈话中少不了关于学校方面的情况。

从饭馆出来,天已快黑了,

刚回到学校,只见校长火急火燎地走过来:“江老师,你到哪里去了?我来叫你到我家吃晚饭呀。”

仲秋说:“我到镇上去吃过了。”

“都怪我,没跟你说,星期六晚上食堂是不做饭的,我是想下午回去把晒着的谷子收回家再来叫你吃饭的,谁知有个小事耽误了一下,我六点多来到学校,没看到你,怕你出什么事呀。”

“校长,谢谢了,我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能出什么事?”仲秋答道。

 


“是啊,是啊,我忘了你是有功夫的,今天中午你两三招制服几个流子,解了诗旺娘的围的事,现在全乡人民都传开了。”

“镇上有个小饭馆的,我已经吃过了。”

“那个饭馆不是经常有饭吃的,以后这样吧,星期六星期天,你不回家就到我家吃饭,或者我叫师傅帮你做,那个师傅也是这附近村子的。”校长也知道镇上的饭馆生意不是很好。

“谢谢了,校长,时间不早了,你肚子也饿了,快回去吃饭吧。”仲秋说。

“好的,好的,这是食堂的钥匙,你去烧点热水洗澡,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到我家吃早饭。”校长说着把钥匙交给仲秋。

“不用了,不用了,镇上那个饭馆老板跟我说明天早上帮我做馒头稀饭。”仲秋接过钥匙说。

“那好吧,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去劝学。”校长又吩咐了几句就回去了。

洗完澡回到房里,偏偏就停电了,仲秋无事可做,倒在床上就睡了。

这一夜,仲秋根本无法入睡,天气闷热,成群的蚊子一直没有放松他,在蚊帐外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一整夜,仲秋都处于半睡眠状态。

临近天亮,仲秋才迷迷糊糊睡了个把小时,六点刚过,池塘边的苦楝树上的麻雀就叽叽喳喳地把仲秋吵醒了,仲秋觉得有点精神不振,他忙坐在床上,开始运气练功,他要用气功驱疲惫,这是大学武术老师教给他的。

练了十几分钟后,仲秋觉得好多了,他又下到楼下的空坪子上,将家传的地趟拳和老师教的南拳演练了一轮,演练完毕,顿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看来人多学一点东西就是很好啊,要不然,怎么能短时间调整过来呢?

仲秋到食堂里洗漱后,就到镇上去吃早餐。

刚走进饭馆的时候,仲秋看见一个娇美的女子,背对着大门正埋着头吃饭,这不是昨天中午遇到的那个赵婷吗?仲秋走过去打招呼:“赵婷,你怎么在这吃早饭?”



“仲秋,你怎么也来这呢?”赵婷没有回答,俏皮地反问道。

“学校食堂没饭吃,我来这里解决。那你呢?”仲秋在赵婷对面坐下。

“今天星期天不上课吧?你怎么没回去?”赵婷还是没有回答。

“还有几个学生没有来报到上学,今天我要下乡去劝学。你怎么也没回去?”

“今天轮到我加班,食堂没饭吃,我来这里解决。”

“你们单位才几个人?也有食堂?”仲秋反问道。

“没有食堂,我们平时在乡政府的食堂搭餐,星期天他们也不做饭,我有时自己做做,有时外面吃。”

正说着,老板端来了馒头和稀饭,仲秋吃了起来,赵婷已快吃完了。

“早餐钱待会我来付,就算我回请你。”仲秋生怕赵婷提前走。

“不用了,我的江大侠!”赵婷笑起来脸上那对酒窝真好看。

“今晚有空吗?我们去看录像。”仲秋想起了那天傍晚看到供销社旁边有个录像厅。

“好啊!我要去上早班,我先走了。”赵婷起身要走。

“晚上我来找你啊!”仲秋边吃边说道。

“好的,好的。”说完,赵婷婀娜的身姿飘然而去。

仲秋吃完后去付钱,老板说:刚才赵婷帮你付了!仲秋说:“她怎么动作这么快呢?”老板笑笑说:这女孩不错的,江先生,去追一下吧,我看有戏!

仲秋谢过老板后告辞而去。

回到学校,校长已经推着单车在教学楼前等着了。

“江老师,早饭吃过了吗?”校长问道。

“校长早!吃过了。”仲秋边说边到教室后面把单车推出来。

“那我们就出发吧!早一点出发,凉快点。我们上午去南山村,那里没来报到的有三个,下午去东岭村和水头村,那里每个村都有两个没来上学。”校长说道。

说话之间,两人一前一后出发了。


 

两人沿着坑洼曲折的山路骑行着,附近的树林颓废着,像溃败了的士兵,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倦缩着脑袋蹲在树枝上,呆呆地看着斑驳的树影,知了叫个不停。路况很差,有时有一些手扶拖拉机车轮压过的凹槽,一不小心让人屁股弹得生疼生疼的。

约摸骑行了一个小时,眼前出现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地带,放眼望去,地里种的都是烤烟,有很多人在采摘烟叶,忽然路旁传来呼叫声:“何先生,江先生,你们要去哪里?”

两人停下单车一看,原来是路旁的烤烟地里正在采摘烟叶的诗旺娘在向他们打招呼,听到说话声,诗旺和诗旺爹也从烤烟深处走出路边来:“何老师,江老师好!”

“我们要到南山村贵德、全福、阿秀家去看看,他们还没有去上学。”校长说。

“他们村就在我们村后面,可是骑单车要绕一个大圈,起码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从我们村后面走山路十分钟就能到,但是不能骑单车。这样吧,何先生,江先生,南山村我们有亲戚,诗旺晓得路,小学跟他们同学,诗旺晓得他们的家,你们把单车放在我家,让诗旺带你们去。”诗旺爹说。


 

校长、仲秋一听,只好同意了诗旺爹的建议。

诗旺娘帮诗旺先装好了一担烟叶,诗旺挑在肩上,仲秋看着诗旺小小的身板挑着这一担烟叶,心里过意不去,对诗旺说:“诗旺,我帮你挑,你来推单车。”

诗旺坚决不让:“没多远的,我经常挑的。”说着就迈开脚步走到前面去了。

校长也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对仲秋说:“山里的孩子就是勤劳呀!”

几分钟后,来到诗旺家,校长、仲秋支好单车,就在诗旺的带领下朝村后的山路走去。

不一会儿,拐过一道山梁,在黄绿的色彩中慢慢浮出灰黑的村子来。村子靠着河,清清的河水在微风下泛起一丝波纹。三人进入村子,三三两两的房屋歪歪斜斜的,青色的旧瓦,蓝色的砖墙,村庄里,有许多光着脚的孩子和抽着旱烟的老人。


 

“我们先到阿秀家吧。”诗旺说。

“你熟悉阿秀家的情况吗?”校长问。

“熟悉,她是我大舅的外孙女,大舅妈妹妹的女儿。”诗旺回答说,“上个月我去我大舅家,碰到她,她在哭。”

“她哭什么,你知道吗?”校长进一步问。

“不知道,只听大人说她快出嫁了。”

“出嫁?她还不到十六岁吧,怎么会嫁人呢?在学校你怎么没跟我说?”仲秋感到震惊,问诗旺。

“你没有问我呀。”诗旺说。

三人到了阿秀的家,可是阿秀的家门紧闭。

“他们人呢?”仲秋纳闷道。

“那边地里干活的有我大舅。”校长和仲秋顺着诗旺手指的方向望去,有两个农民在地里忙着。

“哪一个是你大舅呢?”两个农民都是男的,校长问。

“那一个穿蓝色的。”

为了证实证实阿秀嫁人的可靠性,三人向在地里干活的农民走去。

校长递上烟,两位农民都停下手中的活,坐在地上抽起烟来。校长说明来意后,他们还不停地说老师走这么远关心学生,真是难得。

阿秀的大舅,他把阿秀嫁人的经历对校长和仲秋说了:上个月,她爸生病住院,没有钱治病了,她执意还是要上学,她娘眼红红的,轻声的叫她别上学了。后来她问她娘关于她爸生病一事,她娘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女儿呀!都怪我们家穷呀,不是当娘的心狠,但这也是没办法了,哎!穷人家的孩子,就这命。

阿秀还不明白她娘的意思,她娘干脆明说了:“你爸还在医院,没钱不准出院,可我们一家老小还指望着他呀,我们家哪还有钱,我托媒人把你嫁给王大山,他家拿一万五给你爸治病。这不就委屈了你了?孩子。”

阿秀经过两天仔细思考,这一万五对于农村人来说是天文数字呀,也只好这样了,就认了吧!

这样,阿秀哭了,哭了两天两夜,后来还是嫁了。诗旺的大舅说着也难过了起来。

听了这事,校长不知说什么好。仲秋的心被震疼了,他在想:在当今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究竟是阿秀家的悲哀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呢?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哪里有能力去挽救她的命运?

校长也无奈,只好让诗旺带路去另外两位学生的家里,贵德、全福的家长都说家里现在没钱,校长对他们说,可以先去读书,等卖了烤烟有了钱再去补交学费。两位家长都应允了。

校长、仲秋和诗旺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南山村……

 



关注江南沃土    阅尽人间百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