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分析
澳大利亚牛肉产业基本情况简介
发布时间:2019-07-06
 

1788年,为了协助国家发展,第一支船队将最早的肉牛带到澳大利亚。然而它们逃脱了,其种群数量迅速扩大,直到养牛业商业化。

由于当时内陆地区对牛肉的需求大幅增加,19世纪50年代的淘金热加强了这股商业化趋势。SidneyKidman爵士是从中获利的人士之一,他原本经营着一家肉店,而后来则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土地所有者。如Kidman这样的土地所有者,将牛群千里迢迢赶到集市和牧场。早期,很多肉牛因为无法适应澳大利亚的环境而逐渐消亡。而经过数年的牲畜与品种选择,根据各个品种的生存能力而采用不同的肉牛品种,已使牲畜存活率已大幅提高。

如今,澳大利亚的肉牛养殖户在2亿公顷的土地上饲养着总计2800万头肉牛。澳大利亚的肉牛数量在全球范围内来说仅算相对较小的生产国。然而,由于其较少的人口,澳大利亚大约60%的产品均用于出口,这使其成为仅次于巴西的世界第二大牛肉出口国。


澳大利亚牛肉产业基本情况简介


关于澳洲牛肉产业产业的主要情况

澳洲目前牛群规模 2800万头、出口比例 60%、牛肉出口 50亿澳元、活牛出口 6亿澳元。

澳大利亚以生产无病害的优质牛肉为傲。牛肉的质量由切割尺寸及肉质纹理水平决定。澳大利亚牛肉的产品质量可大致以肉牛品种区分。

由于瘤牛(Bos Indicus)的顽强生命力,壁虱抵抗性及抗热能力,北部生产者通常选择这一品种。而该品种的牛肉通常低于普通牛(Bos Taurus)例如安格斯等非瘤牛品种的牛肉质量。由于普通牛生产优质牛肉的能力,南部生产系统中通常采用这一品种。通常,瘤牛或以活牛出口的形式出口至印度尼西亚等地,或送往南部地区育肥及加工。然而,普通牛则通常育肥加工,然后在国内消费或向日本等高端市场出口。

澳大利亚生产者采用众多品种。知名瘤牛品种包括婆罗门种(Brahman)与圣格特鲁迪斯种(Santa Gertrudis)。同时,知名普通牛品种包括英国安格斯种(British Angus),赫里福种(Hereford)与法国夏洛来种(FrenchCharolais)。


北部肉牛生产者

北部肉牛生产者占用了澳大利亚75%专用于肉牛生产的农地。尽管如此,他们所拥有的肉牛数量却少于全国总量的一半。北部地区的肉牛通常在不规则延伸地带以草料喂养。这些肉牛所产的牛肉与南部的牛肉相比质量较低。因此,北部地区针对亚洲市场进行活牛出口。此外,肉牛也被运往南部,在屠宰前以谷物喂养。这类牛肉均作为“汉堡”肉装盒运往美国等国家。


南部肉牛生产者

南部地区的养牛场通常比北部的同类农场更为密集。由于欧洲与英国品种的肉牛增重与生产优质牛肉的能力,该地区的养牛者通常饲养这些品种。肉牛在不同生长阶段进行屠宰后,所产的牛肉通常销往高端市场。这些市场包括; 韩国,俄罗斯与日本。


优势与挑战

澳大利亚肉牛产业在自由化环境中经营。这种单边贸易自由化已迫使该产业在国际市场上与那些得到大量补助的生产者竞争。正因如此,澳大利亚生产者已在提高生产效率方面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基因品种,牧场与市场营销。由于很多澳大利亚生产者有着高生产效率,澳大利亚肉牛产业可稳定保持有利可图。此外,这一优势将使该产业可接受来年即将出现的机遇并将这些机遇转化为资本。对相对较少的出口市场的依赖为该产业带来了重大挑战。这点在2011年政府喊停对印度尼西亚的活牛出口时已露端倪。

最近印尼政府威胁减少澳洲牛肉配额,类似这样的贸易中断威胁到了众多北部肉牛生产者的未来。在该贸易中断实行期间,短期内未看到该产业可轻松进入任何可替代的出口市场。澳大利亚牛肉产业的主要优势是其无病害,“干净与纯天然”形象。而采用全国牲畜认证系统(National Livestock Identification System,“NLIS”)有助于维护这一形象NLIS要求肉牛在很小的时候就打上电子认证耳标。当肉牛通过供应链,可通过NLIS查询。

美国疯牛病的爆发导致日本停止进口美国牛肉多年。这给了澳大利亚一个立足于日本肉类市场的机会。如果这样的疾病在澳大利亚爆发,NLIS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病源孤立。澳大利亚是第一个引进这种系统的国家。


澳大利亚牛肉生产与市场

与其他农产品类似,澳大利亚仅生产世界上3.9%的牛肉,但其超过60%的产量用于出口。这意味着澳大利亚、美国和巴西并称三大牛肉出口国。在干旱的年份,屠宰率通常会上涨。养牛者为保持牧草会尽量在更小的时候出售肉牛。由于旱灾带来的谷物饲料短缺,饲育场在旱灾期间通常不会过于频繁的运转。

澳大利亚以活牛出口或成品牛肉的形式出口60%的产量。活牛出口市场在澳大利亚北部最为普遍,该地区将瘤牛出口至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然而,尽管活牛出口市场有所增长,但是大多数产品依旧是在澳大利亚屠宰加工后出口。

澳大利亚向日本和韩国出口优质高纹理密度的牛肉。通常,销往这些市场的牛肉已通过生产系统并有可能在饲育场经过最高达300天的喂养。在此类市场,来源于日本品种的澳洲和牛(Wagyu)极受欢迎。由于英国与欧洲品种在澳大利亚的普及状况与牛肉品质,此类牛肉也进入了这一高端市场。

尽管与澳大利亚相比美国有着更多的肉牛,但美国牛肉主要服务高端市场。这给了澳大利亚一个为其庞大的“汉堡”市场供货的机会。进入这一市场的牛肉通常为来自北部生产者的盒装牛肉。


澳洲牛肉产业涉及到的供应链与主要利益相关方

服务提供者

肉牛生产者依靠服务提供者提供技术协助与咨询服务。他们通常协助采购牲畜,提供市场营销咨询,并协助建立农业企业的战略方向。

基因品种

在整个澳大利亚,有数以千计的种畜生产商。他们旨在向客户提供有利的基因品种以确保其有利可图。通常,这些基因品种供应商都采用例如人工受精或胚泡移植等技术来确保其产品质量。

肉牛生产(牧场)

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产业,各环节极为分散。这一阶段的加工可分为北部与南部生产者。

通常,南部生产者在更为密集的经营场所饲养较小规模的牛群。这些经营场所通常由家庭经营,有时很难扩大面积或规模。南部产区的主要肉牛生产企业有Minnamurra Pastoral公司 (13,000名养牛户), Watervalley (10,000名养牛户) and Sundown Pastoral公司 (15,000名养牛户)。

在北部地区有很多公司形式的肉牛企业。其中最大的是澳大利亚农业公司(Australian Agricultural Company) ,该公司目前刚开始试运营一家位于达尔文(Darwin)市郊的屠场。此屠场将屠宰该公司名下超过50万头牲畜。

Consolidated Pastoral Company (CPC) 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的另一家大型生产商。该公司在580万公顷的土地上管理者36万头牛。Terra Firma 在2008年收购了90%的CPC。

在供应链这部分的主要利益相关方还包括:Australian Pastoral Company (NAPCo), Paraway Pastoral Company以及 S.Kidmanand Co.

大型肉牛企业通常拥有大量物业,而这些物业环境千差万别。环境的多样性使生产者可最小化气候风险,可通过将牲畜送往“更为茂盛”的牧场或更靠近市场的地段来实施。这一方法增加了货运成本但降低了风险。

饲育场

在澳大利亚,自20世纪80年代起饲育场的使用便大幅增加。澳大利亚目前具备了在任何时段可在饲育场同时容纳超过100万头肉牛的能力。饲育场在澳大利亚的普及状况,预计将在未来由于对谷物喂养的牛肉的需求增加而继续增长。这种增长趋势已出现在如美国等世界其他地区。饲育场与加工企业的结合,与肉牛生产相比规模巨大。例如,Cargill是一家美国公司,其在整个澳大利亚拥有众多饲育场与加工厂。

牛肉加工

澳大利亚的加工产业继续合理化,这导致了市场更为集中。牛肉加工在昆士兰州最为普遍,该州加工了澳大利亚近40%的红肉。这是由于昆士兰州接近肉牛供应源的缘故。5大加工商占据了澳大利亚超过50%的红肉生产。在此类集中之外,全国四大加工商均为外国企业所有或与外国企业合资经营。这些包括Cargill, Swift, Teys与Nippon Meat


肉牛生产方式

生产系统始于牧场。肉牛生产归根结底是由牧草或谷物转化为重量,并随后转化为牛肉。一些养牛户依赖于在其所在地区天然生长的牧场(很多北部生产者依赖这种饲料来源)。这种牧场所含的蛋白质及能量低于人工引进的牧场,但通常比后者有着更好的可复原性。其他养牛户在土地上播种(栽种)可制造大量,高营养饲料的牧草品种。

养牛户必须决定其所期望的肉牛目标市场。这些市场包括牛犊市场(在9个月断奶时出售),小牛市场(12个月大),饲育场市场(18个月),或草料喂养市场。一旦作出决定,养牛户将采用针对目标市场并适应当地环境的品种。目前,在澳大利亚安格斯种是最受欢迎的品种。这一受欢迎程度是因为安格斯种生产优质牛肉的能力(因其大理石纹纹理)。其他受欢迎的品种包括夏洛莱种,该品种有着显著的成长优势,以及耐受力强的婆罗门种,该品种可经受在北部生产系统中常见的不利条件。

当决定了要采用的品种,养牛户必须找出正确的基因品种。这涉及到选择可繁殖出其想要肉牛的雄性种牛(公牛)。当某些生产者继续仅靠肉眼评定时,其他很多生产者则采用估计育种值(EBVs)结合肉眼评定。通过考虑其父母与同胞兄弟姐妹的特征,EBVs对一系列特征提供了对该牛的基因描述。举例来说,200天重量EBVs,这一数据预测了200天大的肉牛的基因差异。EBVs是十分精确的,其允许生产者根据种公牛繁育后代以支持目标市场的能力来进行采购。

生产者接下来必须将其公牛与母牛合群。北部生产者可全年将公牛留在混合群中,然而大多数南部生产者只在每年的特定时期合群(6-12周)。南部生产者这样做是为了确保牛犊可出生在食物充足,牧草肥美的时期。由于这样的食物供应确保了大量的牛奶供应并可保持母牛的状态,因此对牛犊来说至关重要。当牛犊两个月大时,母牛通常将重新与公牛合群,因此保持母牛的状态也很重要。

南部牛肉生产者通常在牛犊4-9个月大时断奶(200-300公斤)。在这时候,或出售或由生产者喂养。北部生产者将定期把肉牛集到一处,并出售那些条件优秀的肉牛。一旦断奶,牛犊将进入育肥阶段。在这一阶段养牛户尽量给肉牛足够的营养,助其茁壮成长。养牛户这样做的能力取决于其目标市场,气候与季节条件。

只有当肉牛达到供应链下一步所需的重量时通常才会进行育肥。这一阶段或为草料喂养或为饲育场。进入饲育场的肉牛重量要求取决于该牛将进入的市场。例如,将为长喂养周期的日本市场而宰杀的肉牛通常在380-480公斤时进入饲育场。

当进入饲育场的时候,肉牛通常在接受饲育场程序前会注射疫苗。饲育场会以一种特定调配的“套餐”喂养肉牛,以使其最大可能地增重。根据该牛的目标市场以及在饲育场已花的时间,这种套餐可能在喂养过程中会改变。饲育场通常靠近谷物产区。这使其能够取得饲料而无须高昂的货运成本。澳大利亚最大的饲育场位于昆士兰州南部,由Nippon Meat Packers Australia所有,任何时间可同时喂养高达7万5000头肉牛。


澳洲最有势力的两大牛肉产业协会

澳大利亚肉类畜禽协会(Meatand Livestock Australia)

澳大利亚肉类畜禽协会 (MLA) 是生产者所有的机构。作为一家服务提供商,该公司代表着超过47,000名牛肉,羊肉与山羊肉生产者进行研究与市场营销。该公司在养牛户通过寄养场系统出售肉牛时收取一定费用。该费用按每头收取(通常$5/头)。这项费用是由生产者通过其顶级行业机构设置的。

这项费用由政府收取,之后转交给MLA。该笔款项随后用于市场营销或研发(R&D)。如果款项用于研发,则政府将以1元对1元的比例投入收费所得款项的同等金额。这笔款项有时候由生产者,加工者或私人投资者支付。

澳大利亚养牛户委员会(CattleCouncil of Australia)

澳大利亚养牛户委员会 (CCA)是顶级生产者机构并代表着澳大利亚牛肉生产者。CCA于1979年成立,成员机构包括各州畜牧业机构(SFO’s)。

CCA的职责是代表并维护澳大利亚肉牛生产者的利益。正是如此,CCA正在努力为牛肉生产者创造一个可持续盈利环境。其仅拥有5名职员以及另外23名议员,这些人在超过60个行业委员会中代表着CCA。

自2011年对印度尼西亚的活牛出口被喊停起,CCA就面临批评。已有呼声呼吁重组该机构,授予生产者直接成员资格而非通过SFO’s。作为该倡议的一部分,生产者将拥有与其产出相当的投票权。这意味着较大的生产者,例如AACo将比小型生产者拥有更多的投票权。